恒洞金 > 头条资讯 >

东北舒兰小城,何以成全国唯一高风险地区?

东北舒兰小城,何以成全国唯一高风险地区?

东北舒兰小城,何以成全国唯一高风险地区?

东北舒兰小城,何以成全国唯一高风险地区?

东北舒兰小城,何以成全国唯一高风险地区?

5月7日,位于吉林省吉林市北部的县级市舒兰新增一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截至5月15日,官方通报的该名患者的关联确诊病例已增至29人,舒兰与吉林市区两地防控相继升温。“封城”突降、传染源仍然未知,这个小城正经历后疫情防控时代的一场“复试”。

记者|郜超

实习记者|岳颖

小城风险升级

舒兰在哪?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在因新冠疫情发布“封城”禁令以前,这个人口不到70万,位于吉林和黑龙江交界处的东北小城不为人知。在春节以来的新冠疫情第一次爆发并席卷全国阶段,舒兰也一直安然地处在疫情漩涡之外。

吴青是舒兰市政府的工作人员,她回忆:“武汉疫情爆发时,从武汉回来的舒兰人就有400多人,紧接着邻市五常病例增多,舒兰都没有出现过本土病例。”直到5月7日,这个小城的首例新冠确诊本土病例出现;10日,新增11例确诊病例,均与首例病例有关;截至15日,这条传染链上共出现29名患者,其数量占同时间内全国确诊病例数的1/3以上。令人揪心的波动,出现在原本日趋接近0坐标的全国每日确诊病例曲线上。

舒兰市政府原本趋缓的工作节奏随疫情降临而重新绷紧。吴青告诉本刊:“大年初一开始,每周不休息;大概从四月初开始,机关单位食堂在双休日不再提供伙食,休了三四个周末。“五一假期结束后,双休日又被取消。吴青的丈夫同在舒兰市政府内参与防疫工作,夫妻俩原本就聚少离多,直到4月,每次回家,丈夫都要里里外外消毒,不允许孩子与自己接触,直到4月末,这条“家规”才有所松动。5月7日舒兰出现首例确诊病例开始,封城的准备工作已经在进行,丈夫每晚不再回家,睡在单位。夫妻俩每次电话,只能聊一两分钟。

东北舒兰小城,何以成全国唯一高风险地区?

东北舒兰小城,何以成全国唯一高风险地区?

2020年5月12日,吉林舒兰,小区实行封闭管理,工作人员志愿者在小区门口为进出人员检测体温并登记。(图|人民视觉)

5月9日,“封城”的征兆浮现。药店店主王健接到政府通知,沿街的小型店铺暂停营业,城区药店、诊所停止销售“一退两抗”药品(退热、抗病毒、抗生素类药品),诊所禁止接诊发热病人。控制措施的标志物重新出现在居民区。“舒兰是一座小城,市区都是80年代的住宅,没有封闭式小区,就把2月份用过的护栏重新架上。”王健告诉本刊。

直到5月10日,“封城”降临,这意味着:吉林省将舒兰市风险等级由中风险调整为高风险;除运输农用物资和生活物资外,其他车辆和人员严格限制通行;各小区原则上封闭管控,每个小区仅保留一个出入通道,外来人员及车辆一律禁止进入;已复学的高三、初三年级学生恢复网上授课模式,停课不停学等。

后防控时代的“封城”

封城的决定下得很突然。李强是与舒兰相邻的蛟河市公安局的一名协警,5月10日中午他正在火车站执勤,突然收到消息,要求从舒兰市、吉林市来的所有旅客必须立刻隔离,刚从吉林市来的旅客可以选择在火车站直接返回。同时,40多名警力被派到两市的交界设置关卡,禁止舒兰人入内。 此时距离高考还有60天左右,舒兰一中高三学生晓易所在的班级刚刚结束周测,突然有同学大喊, “舒兰上热搜了!”教室随即骚动。这天是“封城”实施的5月10日,本应是周日放假,但学校决定在转为网课前有所交代,临时通知学生正常上课。“各科卷子加起来发了100多套,每个人的桌上都是厚厚一摞。”另一位同学告诉记者:“由于场面混乱,大部分同学缺卷,不过两个月根本做不完这么多。”有人把所有的书本都装在箱子里拿走,做好了高考前不回来的准备。焦虑的场景在高考前被放大。老师的电话一直在响,在讲台上显得焦头烂额。住宿生和陪读生因为家不在市内,需要家长来接市外的家长需要乡里或者村里开介绍信才能进来。晓易走出教学楼时,发现门口都是家长,黑压压地看不见出路。从人群挤出来,她才突然发现,对面所有店铺都关门了,街上一辆出租车也没有,她才明白公共交通都已停运。晓易本来与5个同学一起包车上下学,但其中3位所在班级的班主任是密切接触者,他们已经请假回家隔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