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洞金 > 投资理财 >

传销是怎么洗脑的?值得深思!自98年开始严打传销 至今打击传销任务仍艰巨

  提到传销,市民并不陌生。这些传销组织往往以推销产品的名义,实为干着“拉人头”的勾当,通过各种手段让参与者对其编造的“暴富”谎言深信不疑,最终参与者不仅被骗光了钱财,还拖累了家庭。当下,尽管全社会都在大力宣传传销的危害性,但仍不乏一些缺乏辨别能力者,为了能够轻松赚钱而执迷不悟。

copyright dedecms

  今年以来,在新冠肺炎疫情下,桥西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仍然端掉了8个传销窝点,遣返传销人员82人,解救4人,传销的危害程度可见一斑。我国自1998年开始严打传销,在立法、社会环境等方面均取得很大成效,但至今打击传销的任务仍然艰巨,值得深思。 本文来自织梦

  
网络图

内容来自dedecms

  被发财梦洗脑无法自拔

copyright dedecms

  桥西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综合执法大队副队长裴俊杰多年从事打传工作,时常面对那些上当受骗却浑然不觉的传销人员,他感到仅靠当前的执法手段,难以浇醒这些人的白日梦。 copyright dedecms

  近日,武汉人刘某不远千里来到我市,向桥西区市场监管局反映称,他的女儿被骗到我市清水河中路某小区从事传销,希望帮助解救其女儿。了解情况后,该局立即成立专案组,裴俊杰及同事在武城街派出所的全力配合下,对清水河中路某小区展开查找。

dedecms.com

  行动中,执法人员对小区各单元楼进行逐户排查,经过几个小时的努力,终于找到一处传销窝点,现场控制传销人员19人,但经刘某辨认,自己女儿并不在其中。

织梦好,好织梦

  于是执法人员继续摸排,恒洞金(消息,又在该小区发现一处传销窝点,控制了包括刘某的女儿在内的传销人员13人。时隔两年多,父女俩终于再次相见。 copyright dedecms

  由于达不到立案标准,裴俊杰及同事只得将这两拨传销人员带回大队。经了解,原来刘某女儿于2016年底通过网络与一男子结识。此后,两人越聊越投缘,很快成为男女朋友关系。 本文来自织梦

  为了追求所谓的“爱情”,女儿瞒着父母辞掉工作并千里赴约。在廊坊市与“网恋男友”见面后,遂被骗入传销组织,自此与家人失去了联系。女儿一直使用苹果手机,不久前,刘某通过手机定位功能,发现女儿所在的位置显示为我市桥西区清水河中路某小区,于是刘某急忙从武汉赶来寻找女儿。

dedecms.com

  当晚,女儿在刘某的陪伴下踏上了回乡之旅。但裴俊杰看到女儿离开时,仍以断绝父女关系相威胁,扬言即便回到老家也要继续出来“挣大钱”,他感到仅靠家庭力量,想让女儿回心转意的路还很漫长。

copyright dedecms

  在裴俊杰的记忆里,被带到执法大队后,声称自己月入二三十万元,只是没到账的传销人员并不在少数。更有甚者,一对外地父母竟带着七岁的女儿一起搞传销。看到已到上学年纪的小女孩清瘦的样子,执法人员很是揪心。

织梦好,好织梦

  立案难教育转化效果弱 copyright dedecms

  裴俊杰介绍,前几年作为传销重灾区的某地加大了打击力度,使得很多传销组织开始向周边疏散,导致我市非法传销活动有所抬头。对于打传工作,尽管执法人员从未懈怠,但由于当前传销人员隐蔽性强,善于钻法律空子等原因,使得让他们彻底销声匿迹并非易事。 copyright dedecms

  目前,执法大队获取线索以群众举报或日常巡查发现为主。由于传销窝点主要集中在居民出租屋,确定传销窝点后,执法人员通常与公安机关相配合进行查处。进门后,传销人员应对执法人员显然有了准备。在询问取证中,被问到为什么来这里时,他们的回答基本都是来旅游或找工作的。 本文来自织梦

  当搜查到记录传销内容的笔记本等证据时,这些人即便承认有传销行为,但对于谁租的房,头目是谁等敏感问题仍不予配合,一问三不知。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传销罪立案标准只针对传销头目,且需组织、领导传销人员在30人以上。 织梦好,好织梦

  当前传销头目为躲避定罪,,发展下线人数都不会超过30人。而一般传销人员又构不成入罪标准,无法移交公安机关,执法人员通常的做法是,只能没收他们的生活用品,使其不能继续租住民居,并通知房主不再续约,再将其带回执法大队进行批评教育,将人员信息录入到传销人员登记系统后就地遣散。“当前执法手段难以给传销人员以足够震慑。”

织梦好,好织梦